御来光

写自己喜欢的东西

稻草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是稻草人。起初可能是一把火烧在了它的身上,从草垛开始蔓延,扩散,最后燃遍了全身。捆绑着四肢的绳子融化了,缝隙里点亮了鼻子眼睛嘴巴,火光收束成零零碎碎的小光点,好像夏夜里的萤火虫。不知情的白衣天使触碰到了它,被惊人的温度灼得高声大叫,稻草人于是缩回去,棕色皮革的帽子被拉得低低。它害怕了,只好一步两步退回沙岸,两只脚踩在乌龟壳上滑进了河道里,好像劣质的整蛊小丑崩断了弹簧——掉下去了。水从四面八方涌进身体里,那火焰却没有熄灭;它从河底胡乱扑腾了两下,有爱心形状的气泡呼噜噜地冒上来。医生这才又笑了。

评论(18)

热度(1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