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来光

写自己喜欢的东西

昨晚我从梦中醒来,听见带着镣铐的天使在我的床前踱来踱去。她不晓得我梦中有千百簇枯草正绕着喇叭花跳舞,告诉我长胡子老头落下了一页诗文。我向来不管那些道德模范的事,大红蝴蝶结从不屑与白袍为伍,况且骷髅人的信件先行一步;他的猫头鹰扑朔着羽翼从窗台钻出去,自由奔向月亮母亲和大海的怀抱,惹得金丝雀羡慕不已,趴在地板上呜呜哀啼。她最好加入枯叶子的行列,要不然就做一朵玫瑰,倘若她在后退的时候不会踩到舞伴的黑皮鞋,那就是时候该开始奏响G大调:你的毛可是掉了一地啦,小甜心!

评论

热度(74)